“天地合气万物自生”的自然观是什么?
时间: 2019-08-11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易书科技是一家以内容制作、内容创意、内容运营为核心的多领域融合型发展的企业。本着内容精品化及跨界融合发展的理念,致力于出版(纸质、数字、音频、课程等载体)、影视IP、二维动画、视频等业务。王充在自然观上是违儒之说,合道之义。他针对董仲舒的神学目的论,批判地吸取了老子的自然无为的思想,发挥了“自然之义”的观点,提出了“天地合气,万物自生”(《自然篇》)的朴素的唯物主义自然观。

  在王充看来,“天”是物质的实体,并不神秘。他说:“如实论之,天体非气也”(《谈天》),“天之与地皆体也”(《道虚》),“天地,含气之自然也”(《谈天》)。“夫天者体也,与地同。天有列宿,地有宅舍。宅舍附地之体,列宿著天之形”(祀义》)。这就是说,天地是体,而不是气,天地都包含着气,并且不断地释放出气来,由这些气产生了万物。而且这些都不是人为的、神创的,而是自然的,即天地自然存在,天地自然合气,气生万物过程也是自然的。王充说:“气也,恬淡(tiándàn,淡泊)无欲,无为无事也。”(《论衡·自然》)可见,王充是把自然的、物质性的天地作为宇宙的本原,是天地——气(元气)——万物(包括人)的唯物主义宇宙观。而日月星辰附着在天上,同房屋宅舍附着在地上一样,都是自然物。这就是天体物质论。它不能像人一样具有意识活动,它的属性在于自然无为。所以,王充得出结论:“自然无为,天之道也。”(《论衡·初禀》)

  在王充看来,“天地合气,万物自生”,“犹夫妇合气,子自生矣”(《自然篇》)一样。也就是说,天气与地气结合,好像夫妻结合,自然就有了孩子一样。“万物之生,皆禀元气”(《言毒》)。元气是有规律的自然运动的,不是外加的或人为的。他说:“日朝出而暮人,非求之也,天道自然。”(《命禄》)如,在刮风之前,鸟儿因天气剧变而惊动;在下雨之前,蚂蚁搬家,蚯蚓出穴。这些都是自然界自身变化的客观规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天地是“含气之自然”(《谈天》)。这就是天道自然论。

  人也是自然界的部分,也是天地元气结合而成的。人和物一样,都是元气运动的“和”与“通”的客观规律决定的。王充说:“夫阴阳和则谷稼成”(《异虚篇》),“血脉不调,人生疾病”(《谴告篇》),“是故气不通者,疆壮之人死,荣华之物枯”(《通别篇》)。所以,“人,物也。物,亦物也。虽贵为王侯,性不异于物。”(《道虚篇》)其意思是说,人和物一样,也是天地元气结合而成,阴阳和而生的,就连人中的王侯,在自然属性上与物并无区别。这种大胆无畏抨击“君权神授”的“元气”论的唯物主义,被豪强贵族诬为“异端邪说”。

  当然,王充也看到人与万物的区别。他说,“人,物也,万物之中有智慧者也。”(《辨崇》)这里,王充已看到了人是动物之中最高的一种,看到了人的意识、智慧是区别于万物而独具的。这是了不起的思想,而且对人的意识、智慧作了唯物的解释。他说:“人之所以生者,精气也,……能为精气者,血脉也。”(《论死篇》)又说:“人之所以聪明知惠(慧)者,以含五常之气也。五常之气所以在人者,以五脏在形中也。五脏不伤,则人智慧;五脏有病,则人荒忽,荒忽则愚痴(chī,愚笨)矣,智者已去矣。”这就是说,精气依赖形体、血脉。健者聪明,病者神智恍惚(huǎnghū,不清),死者无知觉。这种形体决定精神的唯物主义形神观,有力地驳斥了董仲舒的神学目的论,并且提出了光辉的哲学命题:“天下无独燃之火,世间安得有无体独知之情。”这就是精神依赖形体论。

  王充在“天地合气,万物自生”的元气自然观的基础上,批判了天人感应的神学目的论和谶纬迷信的唯心论,恢复了荀子的“天人相分”说,而且有所发展。神学目的论把自然界概念化,在宇宙中虚构出一个有意志的人格神“天”,并把宇宙、人间的一切说成是“天意”的显现,宣扬皇权的神圣性和封建专制的永恒性。例如,“天意”显现君主时,都是“生而不凡”,“受命于天”的。在他看来,夏的祖先(禹)是其母吃了意苡草而生;殷的祖先(萚)是其母吞了燕卵而生;汉高祖刘邦是其母与蛟龙交感而生,等等,极力把君主说成真龙天子,以此论证“君权神授”。王充猛烈抨击说:“薏苡,草也;燕卵,鸟也,大人迹(脚印),土地也。三者皆形,非气也,安能生人。”(《奇怪》)

  又如,“天意”惩罚人间时,就有灾异遣告。王充对此责问说,如果天意能降下谴告“失道废德”的君主,那么为什么不事先选好“圣君”授以王命,委以王事呢?

  王充还以自然科学知识来论证“雷为天怒”等的“虚妄之言”,明确提出:“雷者火也”(《雷虚》),决非天使龙怒而杀人。天地自然无为,“揠(yà,拔)苗助长”是违背客观规律的。再如,天人感应说,常言人能成仙变鬼,是天意显灵。王充以火喻人,说明天不会与人产生精神感应的,从而批判了这种迷信无知的思想观念。他说:“天地之性,能更生火,不能使灭火复燃,能更生人,不能令死人复见。”(《论死》)并风趣地说:“计今人之数不若死者多,如人死辄为鬼,则道路之上,一步一鬼也。人且死见鬼,宜见数百千万,满堂盈庭,填塞巷路,不宜徒见一两人也。”这就是说,天地开辟以来,人死了有亿万数,现在活着的人要比死去的人少得多,如果人死后就成了鬼,那么走在路上每一步都要见到一个鬼才是。人快死时会看见鬼,应该看到遍地是鬼,不应该只见到一两个呀。可见,鬼是不存在的。王充主张无鬼。

  那么为什么又传说众人见鬼呢?在王充看来,见鬼者必心中有鬼,多因“人病则惧,忧惧见(则)鬼出……畏惧则存想,存想则目虚见。”(《订鬼》)这就是说,人病了,就产生畏惧,就看见有鬼来打他,就是因为病痛恐惧,妄见有鬼。由于病久了,气倦精尽或病因精乱,于是目光反照,见鬼了。所以,所谓见鬼,都是见鬼音主观上的虚幻和错觉,其原因是忧虑、畏惧、病重体虚和精神恍惚所造成的,并非客观上有鬼。这样,王充不仅把神学目的论从自然规律中驱逐(qūzhú)出去了,而且也在人间、历史和鬼神说中驱逐出去了。这在中国古代思想文化史上具有开创者之见。

  王充的这种见解与当时自然科学的进步有关。当时人们已经发现一些生物跟天气是有联系的。例如:春天蛇出洞;夏末天气转凉,蟋蟀就叫;半夜鹤鸣,将晓鸡啼;天将要下雨,蚂蚁搬家,蚯蚓出土,琴弦松缓,人的老毛病也会发作,住在小洞穴里的昆虫都要骚(sāo,扰乱)动;天要刮风,在巢里住的虫类就活动起来。当时人们意识到“天”对人和物有某种影响。王充认为这影响不是董仲舒说的天人感应,香港马会开奖资料,而是天气动人、动物,天地合气产生万物、影响万物。天是无意识的,天是通过气自然地影响人和物,这就摆脱了所谓人格化的天有意识的赏罚人与物的天人感应的唯心论的圈子。

  当然,王充的“天地合气,万物自生”的自然观,只是朴素的唯物论,还有些形而上学的缺陷。他把精神现象只说成是物质性的精气,把社会的遭遇(zāoyù),也只看成是自然地决定的,把“自然之义”绝对化了,不懂得社会规律与自然规律的区别,有着宿命论的弊病,在无鬼神论上,也是不彻底的。由于他力用元气论来解释鬼怪现象,就把元气绝对化了,错误地提出鬼怪就是“妖气”和“阴气”的结论。并说:“鬼者,物也,与人无异。天地之间,有鬼之物,常在四边之处,时往来中国,与人杂厕,凶恶之类也。”(《订鬼》)这就与自己的唯物论前提矛盾了。由于时代与阶级的局限,他无法解决这一矛盾,于是得出了“天道难知,鬼神暗昧”的结论。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管家婆中特网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